冬天听雪

献给亲爱的哈利波特

天然蠢君:

感谢JK罗琳,感谢你描绘的那个动人心魄的魔法世界。


 


感谢哈利波特系列,感谢你们丰富了我的整个童年。


 


>>>


 


在11岁生日的那天,我真真切切地遗憾过自己没有收到霍格沃兹的通知书。


 


那个时候我已经能分辨出现实和幻想的区别,也清楚地知道现实的世界里没有巫师和那个神奇的魔法学校,但是依然很遗憾,特别遗憾。


 


初三那年,哈利波特小说系列出了最后一本大结局。我记得那时候是冬天,放学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下来,路上车水马龙。我和我的同学来到书店买那本结局,那家书店好像总共进了十本书,我们去买的时候正巧只剩下了最后两本。


 


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幸运地好像要跳起来。


 


高三那年上映了哈利波特和死亡圣器的上部,我那段时间烦躁地不行。有个阿姨那天多买了张票,想带我去看,我很任性地拒绝了,而当时我妈特别不理解地追问了我好多遍,真的不去么,很难得呢,你不是那么喜欢哈利波特的么,我依旧神经质地坚定拒绝了。


 


简直是黑历史。擦,擦,擦,一辈子的遗憾。


 


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去了深圳,7月份一直在纠结学校报考和专业问题,看到哈利波特最后一部电影上映的时候,我心情简直复杂地百感交集。陪伴我长大的魔法世界,简直像是陪伴我一起走入大人的世界似的,完结了。


 


那时候去看了午夜场,大半夜两点多看完电影出来。吐槽斯内普教授死前那些多余的台词没有小说精彩,像是画蛇添足,吐槽伏地魔和哈利那段You jump I jump的打斗场景,吐槽说好的格林德沃守护邓布利多坟墓这一幕没有出现。


 


然后坐上车安安静静地回到家,一夜好眠。


 


>>>


 


为什么忽然想写点什么关于哈利波特的东西,我想是因为我的三观终于日趋成熟。曾经看过很多黑蛇院,黑狮院,黑某些角色的文,看完那些观点之后,多多少少心里有很多感慨。有些赞同,有些不赞同。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,我发现自己以前很多观点都幼稚到站不住脚,我终于想做点自己私家想法的记录,献给亲爱的哈利波特系列。


 


啊,想说的事情太多了,就从最喜欢的人说起吧。


 


黑魔王,伏地魔,或者Tom Marvolo Riddle。


 


从头到尾的大反派,作恶多端又性格暴戾,尽管我很喜欢他,但我就算再喜欢他也没法替他洗白,毕竟他本质上就是个有野心,心机重,冷漠又带着残暴的人。哪怕他曾经长相英俊,勤奋好学,高智商,战斗力破表,也完全掩饰不了这些性格缺点。


 


虽然说环境塑造个人,但在这方面,我想,伏地魔多多少少算是自作自受。同样孤儿院出来的,又不是每个人长大了都会变成小偷杀人犯。


 


可他孩童时期就带着近乎单纯的残忍,又在孤儿院这种强者为尊的地方长大,他少年时期敏感又自尊,偏偏最引以为傲的血统被揭示来自一个迷情剂的骗局,他畏惧死亡到近乎痴迷,却又因为没有正确的引导而找到了魂器这种有缺陷的永生方式,连理智也慢慢失去了。


 


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大概还有挽回的余地。可他聪明又有野心,彬彬有礼地怀揣着一肚子坏水,收拢了那么多势力。他恣意妄为地称王,亲手杀了那么多人,毁了那么多家庭,塑造了那么多悲剧,这么多鲜血已经抹杀了他所有的退路。


 


为什么喜欢他。因为他就是个性格恶劣,享受别人拥戴的混蛋,因为他不甘于平凡,本质偏激,在动荡的环境里三观长歪。因为邓布利多有亲人,斯内普有莉莉,哈利波特有同伴,而他的王座下跪了一片的仆人,他的王座旁,空无一人。


 


哈利波特系列是一个童话,从头到尾讲的是一个爱的故事,可是他不懂。


 


>>>


 


——写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之前我一直有想过的一个问题。


 


真正的悲剧到底是什么?


 


而我的回答是——没有惊天动地的巧合,没有阴差阳错的误会,只是因为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所有人都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然后它就发生了。


 


很久很久以前,看到过这样一个形容。


 


伏地魔是一辆失控的火车。斯内普是列车长,拼命地拉扯着坏掉的刹车。邓布利多是站在路边的变轨人,火车开到了一个分叉口,一边是魔法界的所有人,另一边孤单单地站着哈利等几个孩子。火车速度很快,邓布利多终于把轨道滑到了朝向哈利的方向,然后他实在不忍心,冲过去把哈利他们推开了。


 


然后——“嘭!”


 


>>>


 


一直觉得邓布利多是一个伟大的人。


 


他有最正义的道德观,而且总在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人。虽然他年轻的时候犯了很多错误,比如阿不福思和阿利安娜,比如因为陷入爱河而产生过类似统治麻瓜的思想。他和格林德沃的相爱不是错,逃避才是。


 


格林德沃用他的剩下的一生在纽蒙迦德忏悔,临死前用最后的力气保护邓布利多的坟墓。但是没有用了啊,年少轻狂惊才艳艳的少年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他们一起随着时间慢慢变老,只是天各一方。


 


巫师,麻瓜,纯血,混血,泥巴种。这是个无解的谜题。


 


我至今想不到任何方法解决这种矛盾。站在巫师的立场看,支持纯血其实没有错,如果魔力的来源是血统,继续和麻瓜通婚下去的巫师,终有一天会慢慢衰弱下去,哑炮越来越多而剩下的巫师力量日渐消失,巫师的文化会被麻瓜同化吗?巫师的传统被麻瓜科技冲击时是会创新还是毁灭?未来怎样难以预料。


 


站在麻瓜的立场看,畏惧未知是天性,巫师毕竟像是另一个种族,最亲近的人变成了最难以接受的所谓“怪物”,害怕产生悲剧,用暴力掩饰自己的无力。麻瓜世界自有一套自己的运作系统,如果巫师贸贸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,那些光怪陆离的怪物,巨怪,人鱼,吸血鬼,独角兽,那些神奇的魔药,福灵剂,迷情剂,增龄剂,那些魔法,那些咒语,将会带给麻瓜前所未有的冲击。冲击之后,贪婪,畏惧,惊恐,逃避,而人性经不起这种考验。


 


繁衍是生物的天性。麻瓜想要活下去,活得更好,科技一日一日进步。巫师想要活下去,延续传承,把最古老的咒语传递给下一代。


 


有句中二的话怎么说来着——错的不是我,是这个世界?


 


但我想,这个世界也没错,存在即合理,在摸索出正确的道路之前,只有慢慢走下去。从中世界第一个被绑在火架上烧死的巫师开始,麻瓜和巫师的矛盾就只能用鲜血和时间化解。


 


所以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曾经有最伟大的利益,所以有了后来的争吵,所以有了战争。格林德沃想要的是统治,邓布利多想的更多,他有不会魔法的妹妹,他想要求得共存。


 


种族之间的问题是需要慢慢解决的,需要长久的怀疑,需要日积月累的细节积累,需要某些时候的冲动和革命,需要年轻人的激情和老一代的智慧。我想,如果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,巫师和麻瓜总能找出一条共同前进的道路的。


 


那毕竟是童话啊。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,就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才对。


 


大概最佩服邓布利多的一点就是在其位谋其政。斯内普曾经讥讽过这个老人“我们辛辛苦苦把哈利波特养大难道就是为了把他像猪一样杀掉吗”,这句话曾经给邓布利多招了无数黑子,曾经我也是被这句话气得血气上涌。


 


没错,哈利是无辜的,被动的,从最开始的那个预言到后来被迫的战争,他拿起魔杖从来都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,因为有了黑魔王,所以他才被迫变成了当之无愧的救世主。而斯内普这句话是站在哈利保护人的立场上的,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指责斯内普的愤怒,因为他几乎牺牲了自己的全部,却换不回这个孩子的安全。


 


但是这是战争。打从哈利被迫卷入之后,就不会有人在乎他是否无辜。


 


如果哈利一个人的牺牲会换来黑魔王的彻底死亡,换来魔法世界接下来的安宁,邓布利多就会选择这么做的。他是魔法界白巫师的领头人物,带着整个魔法界大多数人的希望,他背负了太多人的生命,他又有那么强的责任感和道德观,他会尽全力阻止一切糟糕事情的发生。


 


牺牲个别人也好,牺牲自己也好,要保护剩下的人,应得战争,牺牲是不可避免的。


 


虽然从最开始,他从厄里斯魔镜里看见的,只有一双象征家庭亲情的厚厚的羊毛袜子。


 


>>>


 


然后不可避免地想到战争里牺牲了的人们。


 


教授。油腻腻的黑色头发,老蝙蝠,离开的背影黑袍翻滚成波浪。


 


——”Look at me.”


 


——”After all this time?””Always.”


 


教授所有台词里的两大虐死人不偿命的杀器。第二段台词里,邓布利多问斯内普他的守护神之后就没有改变过吗,斯内普说一直是。


 


简单翻译一下——“你依然爱着莉莉吗?”“从始至终。”


 


心疼教授的人太多了,那句Look at me几乎虐倒了所有读者。我也很心疼他很心疼他,但是这种心疼又和苏不一样,这个男人是值得尊重的,他的爱情,他选择的道路,他一路荆棘走到了生命的终结,我总觉得苏他都变成了一种亵渎。


 


当然各人和各人看法不一样,各种CP教授文都是为了给教授幸福,我也完全能理解。


 


还有小天狼星。


 


站在哈利的角度来说,小天狼星无可指责,虽然他年轻的时候冲动激进,但是他忠诚于自己的友情,忠诚于自己选择的道路。甚至当初看书的时候,在他跌入神秘事物司的帷幔后,我都不敢相信他就是这样简单地失去生命了。


 


可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家族吧。他选择倒向凤凰社,干脆利索毫不犹豫地就做了,可他到底还是抛弃了自己的家人,把剩下的一切交给雷古勒斯承担了啊。我始终认为亲人就是亲人,哪怕他们再古板,只要他们爱你,哪怕方式不对,我们也应该回以尊重和亲情。


 


和詹姆斯的友情很重要,重要到可以放弃生命,我还记得电影原创的那段,在哈利释放了一个精彩的魔法后,小天狼星无意识说出的“Good job, James”。


 


但是我也记得雷古勒斯选择不拖累家族,默默无闻地死去,还有那个吊坠盒上的R.A.B。


 


还有……韦斯莱家的双子。


 


每次一到他们出场的章节就是笑点,各种恶作剧层出不穷,他们欢脱地出现在前六本书里,然后我也乐滋滋地看着他们在战争期间的耍宝。


 


直到他还笑着和珀西开着玩笑,呼吸停止的瞬间脸上还有微笑。


 


太、太突然了,没错战争总会有遗憾但不是这么个遗憾法啊摔!啊啊啊看到那个瞬间我真的很想把HP全套扔在罗琳脸上。


 


如果说邓布利多的牺牲是他的选择,斯内普的牺牲是注定的悲剧,小天狼星的牺牲让人呼吸一滞,那弗雷德的牺牲就像是听着一首唱到一半戛然而止的欢乐颂,然后忽然被扯出血淋淋的现实来。


 


真的很难过,无数同人还继续补刀,那个说“三强争霸赛上,乔治和弗雷德因为火焰杯年龄限制,双双长出了白色的胡子指着对方在走廊上哈哈大笑,他们那时候一定没有想到,那是他们这辈子唯一一次看见对方老了的样子”的家伙你敢不敢站出来,我保证我不打你!


 


然后那天我报复性地发了条微博。


 


——毕业了以后,George开了一家魔法笑料店。生意很好,他变的稳重,成熟,却很少再和别人开玩笑了。今年圣诞节的时候,George回到了陋居,在温馨的气氛里和家人共享晚餐,餐桌上,他久违地讲了个笑话,然后在全家人安静的表情里意识到,能接下他笑话的后半部分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
 


战争总是,伴随着牺牲。


 


>>>


 


整个HP里我没有一个讨厌的角色。把人物用“好人”和“坏人”来简单分类,这是孩子才会做的事情。


 


哪怕是背叛了朋友的虫尾巴,也只是犹豫懦弱,自私惜命而已。跟为了友情能舍弃生命的小天狼星他们相比,虫尾巴的确不讨人喜欢,遭人鄙视,但他本性并不坏,至少在韦斯莱家这么多年没有主动害人,也因为曾经的背叛而挣扎不安,因为自己本性的最后一丝善良失去生命。


 


他们所有人,性格不同,站在不同的立场上,有自己的坚持和责任。他们有不同的目标,为了实现目标做出了不同的努力。矛盾,选择,冲突,战争。


 


这是个完整宏大的魔法世界。


 


>>>


 


有人写的哈利波特版乡愁。


 


小时候,


离愁是一个阿瓦达索命咒,


哈利在这头,


詹莉在那头;


长大后,


离愁是一帘黑色帷幕,


哈利在外头,


小天狼星在里头;


后来啊,


离愁是一方白色的坟墓,


哈利在外头,


邓布利多在里头;


现在,


离愁是一盆银白色的记忆,


哈利在外头,


西弗勒斯在里头;


从今后,


离愁是七本厚厚的书,


魔法在里头,


我们在外头。


 


>>>


 


从今以后,魔法在里头,我们在外头。

评论

热度(29)

  1. 冬天听雪天然蠢君 转载了此文字